姚春庭记不清上次去镇里银行办什么业务了,只记得那已是半年前的事。

  40来岁的姚春庭经营了800多亩鱼塘,买鱼苗、买饲料、收鱼款,每个月进进出出80多万元,都是通过银行转账,但是半年多了,他却没有迈进银行大门一步。

  “我现在全靠这个。”姚春庭晃了晃手机。记者接过手机,只见屏幕上“湖北省农村信用社(农商行)”标识下面排列着“账户查询、账户管理、行内转账、跨行转账”等几个图标,一目了然。

  “使用手机银行,坐在家里就能办业务,太方便了!”欣喜满满地写在了姚春庭脸上。

  在湖北省枝江县问安镇凤台村,像姚春庭这样的种养大户都办了手机银行业务。枝江县农商行董事长朱德富说,该行有1.6万名客户开通了手机银行业务,月均交易1.6万笔,金额达14亿元。

  秭归县农商行董事长董家文也向记者介绍说,2012年该行推出手机银行以来,手机用户快速增加,已开通1.5万多户,交易12万多笔,金额累计10亿多元。

  据湖北农信联社提供的数据,全省农信社手机银行客户达105万户,比年初增加65.8万户,增幅达167%,本年度累计交易887万笔,金额633.6亿元。

  在全国,据农信银资金清算中心提供的数据,截至今年7月底,共有16个省区36600多个农村合作金融机构网点依托农信银共享手机银行平台,开通手机银行客户570万户,累计资金交易3892万笔,金额1989亿元。

  农村手机银行进入快速增长期

  手机银行也可称为移动银行,自上个世纪90年代末诞生以来,迅速普及全球。由于手机银行具有随时随地提供金融服务,并且建设、运营和交易成本低廉的优势,使其在推广普惠金融方面被寄予厚望。

  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调查统计,2009年,我国农村手机网民人数为7189万人,2010年上升到8826万人,2011年增至9694万人,2012年则突破1亿人,达到11722万人,连续保持两位数的增长率。

  显然,手机已成为农村网民的主要上网设备,也成为农民与银行业务的重要接入点。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谢平和广东金融学院刘海二认为,我国农村地区推广手机银行的条件已经成熟。

  2013年12月,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要借鉴国际经验,通过大量的手机银行为农村地区、边远地区和贫困地区提供基本的金融服务。

  实际上,人民银行自2012年就开始在20个省市组织开展农村地区手机支付试点。2013年底主导建成了移动金融安全可信公共服务平台(MTPS),为包括农村地区开展移动支付业务提供了重要支撑系统。

  在浙江宁波,渔民出海经常要停靠其他地方的码头补充柴油、淡水和食品。往年他们需要给家里人打电话筹集货款。2011年,人行宁波市中支指导当地商业银行推出了手机信贷业务,渔民发个短信就能贷款,船靠岸后即可补充燃油和生活用品。

  农信银平台提供“搭便车”机会

  在推广农村手机银行的过程中,2011年10月建成的农信银共享手机银行平台发挥了重要的助推作用。

  由于这一平台是由农信银资金清算中心和包括农商行在内的部分农村合作金融机构合作建设、共同开发、共同使用,因而为应用单位节省了设施建设和运行维护等一大笔开支。对于分散的、实力较小的农村金融机构来说,这无疑是一个“搭便车”的机会。

  据悉,目前已有海南、湖北、陕西、甘肃、广西、吉林、贵州、四川、江西、辽宁、内蒙古、湖南、河北、河南联社及武汉农商行16个省区市的农村合作金融机构接入这一平台。

  在海南省,农村客户通过海南农信社手机银行可实现24小时自助小额循环贷款,随用随贷,打通了线上线下贷款服务。在四川省,农民不仅可以通过农信社手机银行查询账户余额、转账汇款,还可以在助农取款点支取小额现金。

  农村手机银行市场潜力巨大

  据专家介绍,从国际发展经验来看,发展中国家的农村和偏远地区人口是使用手机银行的主要群体。对我国来说,发展手机银行可以很好地解决农村银行网点少、金融服务不足等问题。目前,我国农村手机网民有1.2亿人,而开通手机银行业务的不足10%,发展潜力和市场空间巨大。

  今年5月份,人民银行副行长李东荣在视察宁波市移动金融应用情况时表示,从传统金融向移动金融发展是不可阻挡的趋势。

  近两年,随着农村使用智能手机人数的增多,各地农村金融机构趁势而上,加大人力和资金投入,广泛宣传、推广手机银行。海南农信社在今年“三八”节前夕别出心裁地推出了手机银行抢红包活动,手机银行客户迅速增加了5万户。

  董家文介绍说,湖北秭归农商行主要瞄准小商贩、小企业主等有转账支付需求的客户群以及20岁至40岁有汇款需求的打工群体开展宣传推广工作。经过一段时期的推广,在客户群中产生了一传十、十传百的连锁反应。有的小商贩看到其他客户使用手机银行转账很方便,感觉自己落伍了,纷纷到农商行要求下载、开通手机银行。

  秭归农商行郭家坝支行行长赵媛媛告诉记者,郭家坝镇盛产脐橙,每到采摘季节,会有大批客商云集各乡村。往年他们需要携带大量现金下乡,既不安全,又容易产生假币纠纷。现在,客商与果农谈好价钱后,会各自掏出手机,面对面点击屏幕,钱款瞬间到账,买卖成交,皆大欢喜。

  手机银行的快速普及,不仅大大方便了农民,也给农村金融机构带来了诸多好处。据湖北枝江农商行统计,通过大力发展包括手机银行在内的电子银行,业务替代率由2012年末的22.5%提高到57.06%,柜面业务压力开始减缓。董家文也说,大面积推广手机银行后,秭归农民减少了现金使用量,运钞车每周出行次数也明显减少。